洞察與資訊

深圳,為什么那么怕“死”?

日期: 2019-08-05

如果你有一家公司,你會怎么辦? 

北京人:我要把它做成全國連鎖的百年企業!

上海人:上市!上市!上市!

但是如果你問一個深圳人,他一定會面目凝重,心事重重:“這公司倒閉了怎么辦?”這就是深圳,“怕死”的深圳。深圳,是一座崇尚“失敗學”的城市。

深圳.gif

如果你是參加中考的初中生,你會想盡辦法努力提高,因為害怕自己被一半同齡人干掉;如果你是剛畢業的年輕人,你要想著如何掌握更多的技能,不至于被淘汰;如果你是深圳的創業者,首先想的不是如何上市,而是如何活下來……與其說這是焦慮,還不如說深圳人有嚴重的危機意識,簡而言之:深圳人怕“死”。這種憂患意識不只存在于個體,深圳的企業尤為突出。就在最近,招商銀行內部論壇上,一位員工寫的《招行離冬天還有多遠》引起了行業的廣泛討論。

如果不出所料,我們的半年報會依然亮眼,又將成為行業標桿得到媒體宣揚......

是的,果然不出作者所料,在招商銀行公布半年業績中,它的業績還是一如既往的亮眼:第一家資產規模突破7萬億的股份制銀行;利潤增長13.08%;市值9386億,距離“萬億市值”只差一步之遙……

招商銀行.jpg

但是作為招行的一份子,作者卻在文中不遺余力直擊自身陳弊,指出看到文化價值觀劣化和激勵機制僵化帶來的危機感。招行的戰略機遇期是財務面帶來的,如果財務面的樂觀使我們喪失了危機感,喪失了組織變革的動力,喪失了重塑文化和激勵機制的決心,那么未來三年很可能成為招行「失去的三年」。這種從內而外的“怕死”,不是深圳企業的第一次。

活下去.jpg

在去年萬科的秋季例會上,有員工拍出下了會議的主體——鮮紅的背景上,赫然寫著“活下去”。一向崇尚低調的萬科,瞬間占據了所有新聞平臺的頭條,讓所有人都知道了,萬科未來三年的首要目標和基本底線,就是想盡辦法“活下去”。后來,拍攝下此圖三名“泄密”的員工,因“造成了惡劣的影響”被萬科開除了。難道萬科真的到了只求“活下去”的地步嗎?

據最新的《財富》“世界500強”榜單,萬科已經連續第四年上榜,排名穩步提升。這其實不是萬科第一次“帶節奏”,從2007年,王石拋出“拐點論”,后來,郁亮提出了“白銀時代”。萬科把每一天,都當成最后一天在活。就像郁亮所說的,活下去是一種憂患意識,為了活得久,活得好。改革開放40年,幾輪寒冬,已經凍死了無數企業。

在深圳,高科技企業的成功,往往是失敗之母。所以把這種“怕死”的失敗學,玩得出神入化的,當屬深圳的兩個招牌企業——華為和騰訊。

2000年左右,全球網絡熱退潮,市場萎縮,IT行業遭遇十分艱難的上行壓力。但是,在深圳創業了13年的華為卻漸入佳境。當年不僅銷售額高達了220億元,更是沖出亞洲走向世界,在海外市場銷售額達1億美元。更令人眼紅的是,華為一年累計創造了驚人的29億元利潤,是全國電子行業的絕對龍頭。然而,就在華為如日中天的時候,任正非卻在內刊上發表了《華為的冬天》一文。文章中,任正非沒有提到任何華為的成就,反而大談危機和失敗,追問華為該如何“過冬”。

任正非.jpg

我們公司的太平時間太長了,在和平時期升的官太多了,這也許就是我們的災難。泰坦尼克號也是在一片歡呼聲中出的海。磨難是一筆財富,而我們沒有經過磨難,這是我們最大的弱點。

華為的危機以及萎縮、破產是一定會到來的。很多人認為任正非在“作秀”,而任正非就真的把這場“秀”一直做了下去。而后,任正非不斷通過內部的講話或者文章進行預警:《華為的冬天》;《迎接挑戰,苦練內功,迎接春天的到來》;《活下去,是華為的硬道理》;《收緊核心,放開周邊》;《雄赳赳,氣昂昂,跨過太平洋》;《北國之春》;《在平和理理性中存活》等等。2012年,華為有了自己的企業傳:《下一個倒下的會不會是華為》。這書名乍一看,還以為是特朗普寫的。

如今,華為可能正在經歷自己的冬天。但華為2018年的年報顯示:華為年銷售額收入已高達7212億元,凈利潤593億元。今天華為的利潤,已經是2000年的20倍了。華為害怕凜冬將至,而騰訊的“失敗”,則大多都是“自找”的。作為中國互聯網的代表企業,很多人最開始知道騰訊,還是因為那只會跳動的企鵝。就在十多年前,QQ勢頭正猛,可以說是社交平臺的“明星”產品,風光無限,用戶量也是空前龐大。

馬化騰.jpg

但是,如坐針氈的馬化騰總覺得不久后就會有一款新的產品來干掉他的QQ。于是,他選擇了革自己的命——讓公司內部不同工作團隊研發可能顛覆自己的新產品,讓它們互相競爭,贏家勝出。就像我們當時微信推出來的時候,手機QQ部門反對,雖然他也看到方向了,他甚至也有一個團隊已經在做一個類似的產品,其實兩個團隊都在做,只是最后誰跑出來受歡迎了,誰用這個軟件,最后是我們手機QQ的那個團隊失敗了,他做出來的不好用,微信出來了。

騰訊.jpg

由內部競爭脫穎而出的微信,其實就是騰訊的危機感。馬化騰說過,“作為創始人,沒有危機感,是企業最大的危機!”2018年12月18日下午,馬化騰在北京西三環的一間會議室直接說到:“(2018年)是危機感很強的一年。”而就在當時的4個小時前,他還坐在人民大會堂主席臺第二排,剛剛拿到“改革開放四十周年先鋒人物”稱號的獎牌。 

創業難、守業難,知難不難。研究失敗,有時比研究成功更有價值。 

其實更令人好奇的是,深圳為什么會如此崇尚“失敗學”? 

這個問題可以從第一代“深圳人”講起。在上世紀80-90年代,那些有家境、有背景、有能力的人,都選擇了北京上海,而愿意來南下淘金的,大多數是時代的“失敗者”,他們可能空有報負,卻無處施展;他們可能在北京上海無法立足,但卻不愿意回老家種田;也可能,他們是因為某種政策和命令,背井離鄉地被“發配”到深圳.....

華強北.jpg

他們不甘、不羈、也從不畏懼。因為這些已經深刻體驗過失敗的人,盡管更加渴望成功,但卻會時刻保持著,對失敗的敬畏。從某種程度上講,深圳改革初期那代人的踏實與憂患意識,已經成為一個共同的標簽,并且在一次次成功的實踐中,形成深圳基因并傳承下來。就像任正非、馬明哲、王石等等那個時代的企業家,從創業開始,就處于一種“惶”者的狀態之中,就充滿了危機意識,這也是深圳企業崛起無法繞開的“階梯”。 

而當這種精神氣質一脈相傳并擴散出去的時候,這座城市也會更加地流行“失敗”。

誰拋棄了你.jpg

2002年,全體深圳人在討論《深圳,你被誰拋棄?》;2015年,膨脹的深圳人開始談論《深圳,你需要靜靜》;2016年,深圳人又開始擔心《不要讓華為跑了》.....

今天,善于總結和反思是正在成為深圳一種優秀的基因。“失敗學”這堂課,一代人學習了,一個企業學習了,整個城市也在潛移默化中彌漫這種氣息,并逐漸形成底色。 若批評不自由,則贊美無意義。崇尚失敗學的深圳,并不畏懼“失敗”。無論是深圳人,還是企業,對于未來的每一步,它都會選擇反思、接納、創新。 

因為那個喜歡一次次喊“狼來了”的深圳,早已為自己備好了獵槍和子彈。

本文鏈接:http://www.myupyt.live/zszq/zx20190805001.html


選擇羅蘭格,選擇專業

關注公眾號
查看更多分享內容

双色球十专家杀号汇总